998读书网 > 都市小说 > 极品全能保安 > 第九百二十章 魏武喜
    “为什么我要把线索告诉你?”吴松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昨天杀死了我的兄弟,从他那里夺走了原本属于我们的线索,所以你要把那条线索归还给我们。”魏武喜义正辞严。

    “真是天大的笑话,”吴松不屑道,“我还以为魏舵主是一个聪明人,原来也会相信这等无稽之谈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必多说,”魏武喜冷哼一声,“如果你们想要活着离开这里,那么就识相点,把线索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老大上前一步,道,“舵主,老三是他们杀的,他们可得为老三偿命啊。”

    魏武喜摆了摆手,“这件事之后再谈,先那线索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手中倒是有关于对应之地的线索,但是那是我们拿来的,和你们那个死去的兄弟一点关系都没有,”吴松摇头,“所以,你们从我这里是得不到什么线索的。”ii

    “那就别怪兄弟我不客气了。”魏武喜猛地一挥手,手下把吴松三人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听一连串的拔刀声传来,一群人纷纷抽刀在手,明晃晃的钢刀对准吴松三人。

    吴松长啸一声,背后展开火焰双翼,腾空而起,口中喷出火焰,横扫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烈焰如肆虐的恶龙,所过之处,无不传来人们的惨呼声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魏武喜大怒,“有我在,还容不得你如此猖獗!”

    魏武喜双手握拳,元力运转,只听几声嗤嗤的细微声响,身上的衣服碎裂开来,露出了上半身。

    魏武喜乃是一个白面书生一样的人,上半身如白玉雕成的一般,十分的白皙。ii

    在这白皙的皮肤上,画着一只只青色的蝴蝶。

    此时,只见那些蝴蝶如同是活过来了一般, 散发出淡淡的白光。

    忽然,从其中的一只蝴蝶里射出一道白光,打在不远处飞在空中的吴松的身上。

    吴松猝不及防,被白光准确的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一瞬间,吴松觉得天旋地转,身体失去了平衡,从空中跌落下来。

    魏武喜脸上浮起得意的笑声,大叫,“这个人归我了,你们把其他人抓来!”

    说着,魏武喜一跃而起,来到了吴松的面前数米处。

    吴松体内的千方经自动运转,晕眩之感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左手化出一把元力长剑,冷冷的看着魏武喜。ii

    魏武喜身上此时所有的蝴蝶都散发着各色的光芒,五颜六色的,整个人如同是过年过节的彩灯。

    忽然,其中的一只蝴蝶发出一道青光,闪电般直取吴松。

    吴松早有防备,手中的元力长剑在千钧一发之际举到面前,挡住了射来的青光。

    一团光芒炸开,仿佛是一团烟花在吴松的面前近距离的炸开。吴松感到一股力量在面前弥漫开来,忽然心脉感到一阵刺痛。

    元力运转到心脉,便有些堵塞,无法顺畅的运行。

    魏武喜如同鬼魅一般,偏在这时出现在吴松的面前,一掌印在吴松的胸口。

    吴松如同被一柄大锤击中,一股大力从魏武喜的掌上传到吴松的身上,他整个人倒飞出去,摔在数米远处。ii

    这魏武喜乃是梨花门的一大舵主,自小就修习一门神功,名为子时阴练功。

    练成之后,他可以身体上的蝴蝶刺青为法门,来射出不同的光芒。

    每一种光芒都对应着人体身上的一种脏腑,光芒打在人的身上,那么那人相对应的脏腑就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这魏武喜年纪还轻,目前只是练到了第三层,分别可以发出白光、青光和紫光。分别打击人的大脑、心脉和肺脉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如此,那是相当的厉害。这三大部位,分别是人的三大要害。不过是哪一个部位受到伤害,后果都是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凭此神功,魏武喜已经击败了数十位元种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也就是吴松有千方经护体,受到伤害后可以很快的复原,否则,刚才白光的那一击,已经让他失去了还手之力了。ii

    这边,吴松和魏武喜陷入了死战之中。

    另一半,将狼和刚风也陷入了激斗之中。

    将狼的对手是老二,刚风的对手是老大。

    老二使一把三十六斤重的镔铁长矛,舞动起来,是虎虎生风,方圆一丈之内,尘土飞扬,端的是声势非凡。

    将狼发动能力,召唤闪电,打击老二。

    别看老二使得武器笨重,此人膂力极强,这么沉重的兵器,在他的手中,像是小孩子的玩具一般,运转起来毫无迟滞。

    只见老二舞动镔铁长矛,挡住了将狼的闪电。

    此镔铁长矛材质特殊,并非寻常的金属,因此那闪电并没有传到老二的身上。

    老二右手挥动,将镔铁长矛转了一圈,带着呼呼风声,横扫将狼的腰。ii

    将狼双脚一点,腾空而起,跃到了老二的镔铁长矛上,左手伸向天空,一道闪电打在他的手中,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了一团蓝色的光球。

    他将左手一挥,光球如同一个精灵一般,在空中划过诡异的弧线,打向老二。

    老二的镔铁长矛上站着将狼,难以自如挥动。危急之际,他灵机一动,将长矛脱手飞出,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,射向那个光球。

    匕首如流星一般,和光球相碰,在空中爆发出一条灼眼的火花。

    这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石火间发生,老二射出匕首之后,疾步向前,抓住了自己的镔铁长矛。

    将狼已经跳到了地上,老二挥舞长矛,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风和老大的战斗则是另一番场景,老大不使兵器,以一双空手对敌。ii

    他的手上扶起一层淡淡的红色光芒,形如火焰。他的这套功法,就名为烈焰灭绝掌。

    他以元力汇聚到手上,形成炽热的烈焰。这一掌要是打在人的身上,那敌人轻则重伤,重则殒命。

    他大喝一声,左手挥起,一道烈焰裹挟着烈风,如同一条咆哮的猛兽,冲向了刚风。

    刚风双手一拍,一道疾风飞起。

    两股掌风相撞,只听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,接着,一股巨大的冲击波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方圆十几米范围内的人,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    刚风一跃而起,双掌飞舞,整个人都笼罩在凌厉的掌风之中,如同是一道席卷一切的狂暴飓风。

    老大眼见刚风来势汹汹,决定避其锋芒,一个闪身,跳到了旁边。ii

    他立定之后,双掌合十,整个人如同是一尊雕塑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接着,从他的双掌之中,冲出一道红光,在空中幻化为一只奔腾的骏马,向刚风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风待骏马冲到自己的面前,运起元力,一掌拍在它的头上。

    那匹骏马如同是烈阳下消融的冰雪,转眼间就化为了一滩。

    此时,老大已经来到了刚风的面前,一掌拍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刚风退后一步,避开老大的攻击,也还了一掌。

    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,一时之间,附近的都是凌厉的掌风,那些普通的人哪里受得了这些力道的冲击?一个个不是被吹倒在地,就是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魏武喜以子时阴练功去攻击吴松,前两次明明都集中了吴松,却不见得他倒下,不由得十分诧异。ii

    要知道,以往他和人对战,最多只出两招,就可以拿下对方,似吴松这般,这还是第一次碰到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让魏武喜又惊又怒,他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侵犯。

    魏武喜大喝一声,元力疯狂的运转,身上的几只蝴蝶一起发出了数道紫光。

    吴松经过之前的交手,已经大致摸清魏武喜的套路。见他身上紫光大作,就知道他即将发动下一步的攻击。

    吴松的手中化出一把元力长剑,急速舞动起来,如同是一道屏障一般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那几道紫光打在上面,立刻被弹射到一旁。

    几个附近的梨花门的门人躲避不及,无故遭殃,被紫光打中,立刻觉得自己的肺部如同是着火一般,火烧火燎的疼。ii

    魏武喜更加的愤怒,运转元力,身上的蝴蝶再次亮起,同时发出了白光、青光和紫光三种光芒。

    吴松发动神锋无影,身法全力运转,身体化为了一道残影,以常人完全无法想象的速度越过数米的距离,出现在魏武喜的面前,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魏武喜倒飞出去,人在空中,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他足足飞过去了五米的距离,摔在了地上,整个人如同一条破麻袋一般,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魏武喜挣扎着,抬起头,恨恨的看着吴松,他想要说什么,但是看着不断的流出鲜血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魏武喜不甘的倒在地上,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魏武喜一死,那些梨花门的手下哪里还有战斗下去的勇气,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场中,只剩下了吴松将狼刚风,和老大老二。

    老大老二难以置信的看着魏武喜的尸体,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的舵主竟然也不是吴松的敌手。

    吴松冷冷的看着他们,“你们走吧,以后莫要再来了。我已经告诉你们了,你们的兄弟不是我们杀的,你们一味的纠缠我们,只会让真凶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老大冷哼一声,“我们技不如人,甘拜下风。但是,你不要得意,也不用再在这里说风凉话,兄弟之仇,我们一定要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大扛起魏武喜的尸体,和老二一起走了。